深大通被立案调查后暴力抗法 原青岛首富姜剑被查(2)

发布日期:2019-05-29 17:10   来源:未知   阅读:

  2015年7月,深大通宣布以27.5亿元收购冉十科技100%股权和视科传媒100%股权,这两家公司都是以新媒体广告运营为主业。冉十科技增值率2587%,视科传媒增值率659%。由此,2015年公司从房地产主业转型为新媒体传媒运营。

  频频转型和布局背后,深大通的业务已五花八门,其在官网称,公司致力于发展成集新媒体传播、金融服务、大数据服务、数字娱乐、物联网等为一体的“科技”+“文化”产业集团,构建“内容”+“平台”+“服务”的企业生态系统。

  5月21日,深大通公告宣布与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设立合资公司,主要从事区块链在工业全产业链中的溯源应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深交所曾在5月22日对深大通下发关注函称,请说明公司是否真正具备工业业务相关的技术储备及相应开展条件,是否存在利用工业炒作概念的情形。

  在此之前,深大通曾宣布与北京天益新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合伙企业,还通过旗下两公司收购云南浩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69%股权。

  2015年至2017年,深大通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复苏,营业收入分别为3.05亿元、10.3亿元、15.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93万元、2.33亿元、3.58亿元。

  2018年,深大通实现营业收入25.91亿元,尽管如此,深大通2018年依旧出现了归母净亏损23.49亿元,同比减少756.46%。

  公司解释,这主要是因为计提2016年非同一控制合并的子公司冉十科技和视科传媒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和对视科传媒应收账款计提单项全额减值,而这也导致了深大通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达到24.85亿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深大通于2018年度对收购视科传媒、冉十科技100%股权时所形成的商誉分别计提减值准备13.39亿元和7.82亿元。这也引来了深交所关注函,要求深大通说明具体情况。

  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表示,请年审会计师说明在判断商誉减值事项对财务报表影响的广泛性时,是否考虑了涉及子公司为上市公司的重要子公司、减值准备余额占资产总额比例较大、减值损失金额占净利润比例较大的情形,是否存在以保留意见替代无法表示意见的情形,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并详细说明理由。

  事实上,在5月24日早间,深大通还曾发布利好公告。深大通称,公司控股股东亚星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拟于1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100万股-200万股,在增持完成后6个月内不主动减持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过,这一增持公告没能对冲“暴力抗法”对股价的影响,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深大通股价曾在今年4月下旬迎来一波拉升,4月18日,深大通发布公告称,拟与天益新麻共同设立合伙企业,投资于工业及其相关领域。随后,深大通连续两日涨停。不过,最近两周,深大通股价持续下跌,上周下跌14.48%,本周下跌10.97%。截至5月24日收盘,深大通收盘价为11.04亿,逼近前期低点11元。

  同花顺数据显示,深大通控股股东姜剑持有的1.12亿股,质押占其直接持股比为99.89%,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持有7095.57万股,质押占其直接持股比为100%。

  莱西公安局滨河路派出所民警调查得知,虽然欠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郭某,其实企业幕后老板是郭某的哥哥。只是哥哥以他的名义,先前在莱西注册的公司,后来因为公司经营不好倒闭后,70多名工人干了数月的活,最后没拿能到一分工资。

  16日下午,王女士的表弟柳先生先是联系了泰安的急救中心,“泰安的120说泰安这边的救护车只能接病人,不能出去送。”于是,柳先生联系了济南的急救中心。“济南这边说急救中心没有外出跑长途的救护车,但是能给联系一个医院的救护车,也是正规救护车,可以跑长途。”

  杨进军是“第一女巨贪”杨秀珠家族式犯罪窝案的主要嫌疑人之一。杨进军被遣返,使得中国透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百名红通人员”,已有12名归案。杨秀珠的弟弟已被遣返,杨秀珠被遣返还远吗?

  这时,一名自称是车主的男子走过来,拒绝配合执法工作,搜索香港马会资料图片,随后走到马路对面的水果摊打电话。

  客观而言,杨秀珠等外逃贪官能否被遣返,并非中国政府单方面可以决定,更非仅仅取决于中国政府的决心。各国之间意识形态、社会制度、法律规则之间的差异乃至冲突,都可能成为开展反腐合作的障碍。中国与多数西方发达国家都没有签订引渡协议,很大程度上就是上述差异的结果,而这一现实又进一步阻碍了中国与这些发达国家之间的反腐合作,以至于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成了中国贪官们的“天堂”。这一悖谬的现实即是中国反腐斗争遇到的障碍,“贪官天堂”的雅号,也成为欧美政府的尴尬。